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社会万象 > 正文
  • 34岁音乐老师身患重病 在病房为学生上最后一课
  • 时间:2015-06-01 17:12:19  来源:成都商报
  • 昨(5月31日)日下午2时30分,华西医院传染科的一间病房内,一堂特殊的课开始了。约20名学生围绕在病床前,听病床上的老师为他们上“最后一课”。

    这位音乐老师刘胜平今年34岁,4月份被诊断患有慢加急性肝衰竭、肝硬化等疾病,经过近10余次人工肝治疗,效果并不理想。家人介绍,肝移植是最好的治疗方式,但因高昂的医疗费,他已两次错过肝源。

    自感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刘胜平提出,想见一下学生们,为他们再上“最后一课”,把自己学习和授课的经验感悟分享给大家。身体所限,“最后一课”只持续了13分钟,然后,师生合唱的一曲《感恩的心》,让大家都落了泪。

    带病工作不察觉

    等发现却为时已晚

    昨日中午,躺在病床上的刘胜平告诉记者,自己从一两年前就感觉身体出了点小问题,但医疗保健意识不够强,一直带病工作,直到今年4月初,家人和同事见他脸色黄得异常,强行要求他去检查,他拖了一周后才去社区医院,4月7日又去了成都市传染病医院,医生要求立即住院。经成都市传染病医院诊断,他患有肝衰竭、肝硬化、酒精肝等疾病,已到了危重程度。住院20多天后,家人又将其转到了华西医院。

    目前,刘胜平在接受人工肝治疗,已进行了十七八次。“效果不理想,最好的办法是肝脏移植”,妻子胡德英说,不是没有合适肝源,第一次联系到时,需要准备至少30万手术费用,家里只有8万。没过多久,又有了第二次肝源,家里也只准备够了10万,又错过了。

    刘胜平老家在达州,师专毕业后分配到一家乡村小学教书两年,本着对音乐的热爱,2002年他考上了川音,毕业后就在成都创业,在培训机构做过。两年多前,他来到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演艺学院,成为一名兼职声乐老师。

    死神来跟我招手时

    想留点东西给学生

    据胡德英介绍,从上周末开始,丈夫的病情又加重,出现了不少并发症。他有严重的腹水,肚子肿得像皮球一样,必须每隔一天就抽一次。其次,他食欲不振,吃点水果稀饭都很快吐出来,可是不吃东西的话,就吃不下去药物。

    “吃不下药,人就更糟糕”,她称,医生与她谈过肝移植的问题,而与此同时,丈夫却提出了放弃治疗,“他之前都比较积极乐观,但身体确实太难受了,又凑不够钱。”

    刘胜平提出一个要求,想再见一下学生,给他们上“最后一课”。昨日下午,他向记者说,感觉自己在慢慢靠近死亡,想给自己的音乐教育事业画一个完美的句号,也当作是给自己的一个安慰,“在工作上,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认真的老师。生命垂危时,我想把多年来学习工作的经验,传递给我的学生。”他说,这是生命末端的一堂特殊课程,也算是自己对社会的一点捐赠。

    最后一课的叮嘱

    别羡慕开宝马奔驰的人要有好心态,耐得住寂寞

    从内心来讲,我非常想把同学们带到大四毕业,可是天公不作美。在我即将完成最后几步路时,我想把我多年的艺术学习经验分享给你们。谈不上学术高度,是我在基层的学习和教学中,总结出的同学们要注意的问题。

    1,首先要有一个好的体魄,关注健康,老师在这方面真做得不好。

    2,一定要有好的心态,耐得住寂寞。尤其是男孩子,等你进入社会,人家开宝马奔驰,住洋房别墅,还是会羡慕,女孩子也一样。不是说我的学生都是拜金主义者,社会上的确有这样的现象,最艰难的时候,到底是下海经商,还是执着于专业和学术,很难取决。我之前的同学,上学时都差不多,毕业后有的读研、考博士,经济上就会有一些困难。还有的同学遇到好的机会,经商下海,再过十年,这两个同学的经济状况就是天壤之别。

    3,我觉得特别是基本功,绝对是练出来的,一定要勤学苦练。你们几个学生,很多没有每天练到两个小时吧。大弟子的学习态度很像我以前,说100句话有99句都在谈专业。

    4,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歌唱家、舞蹈家。如果定位是歌唱家,有这个料子,就按照这个方案;不行,就把目标降低一点。

    5,有一个好的策划,埋头开车是没有用的,要有一个好的规划。

    6,我希望你们是的确喜欢这方面,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这些都是我内心最宝贵的东西,是我多年摸索出来的。哪怕现在苍天给我留的时间不多了,只希望能够把我一个基层的老师这些小小的思想,给弟子们。也许我真正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想到这一刻也是非常高兴。这就是生命尽头一场特殊的声乐课,没有钢琴,没有翻唱,只有心和微薄的体力。

    就到此为止,一起努力,一起加油吧。

    一边“上课”,一边需专人按压腹部

    昨天下午2时30分,“最后一课”开始了,刘胜平招了招手,学生们自动地围绕在病床前。他看起来有点紧张,也许是因为这是第一次躺着为学生们讲课,声音也有一点虚弱。刘胜平刚开了个头,病床左侧的几个女生就红了眼眶,开始抽噎。

    不一会儿,护士来给隔壁病床的患者打针,挪动挂吊瓶的那根挂钩时,金属摩擦的声音有一些大,刘胜平暂停了他的讲话,静静等了大约半分钟,直到杂音停了下来,他才继续,“我身体虚,声音也太小了,怕你们听不到。”此时,有一位迟到的女生,进门后为他献上一束鲜花,刘胜平接过来,在家人的帮助下放在了床头。

    一分钟后,刘胜平的腹部似乎出现不适,他按压住腹部。他的兄弟和妻子立即上前,轻轻按压着他的腹部,用手在隆起的肚皮上轻轻按摩。刘胜平的声音弱下去一会儿,又继续讲起来。

    整个过程,没有人打断,隔壁病床的患者也放低声音,静静观摩着这场病床上的课堂。

    师生合唱《感恩的心》

    “最后一课”结束,有学生提议师生合唱一首,刘胜平选了《感恩的心》。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学生们唱了几句就开始哽咽,无法继续。倒是刘胜平自己,小声哼了下去,“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曲终,他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好了,你们去玩吧。”

    别人眼中的他

    妻子讲述

    标签:工作狂

    同时做三份工作

    “太要强,工作起来不要命”,这是妻子对刘胜平的评价。据胡德英称,除了在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演艺学院当兼职老师,刘胜平还在另外两家培训机构工作。去年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每周只休息一天,每天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10点,回家就是吃饭洗澡,倒头就睡。

    “他的病就是累出来的,如果事业上不那么拼命,也许就不至于这样。”胡德英说。

    同事讲述

    标签:音乐狂

    他对音乐充满执着

    在同事眼里,刘胜平是个对工作充满激情,对音乐充满执着的人。尚女士称,平时大家摆龙门阵时,说的都是等以后有了钱,买豪车、大房子,唯独他会说,等以后有了钱,就去北京找最好的老师,继续深造音乐。

    学生讲述

    标签:好老师

    病床上还为学生策划节目

    张帆今年读大二,曾获得省级声乐比赛金奖,但大一进校时,他对于专业兴趣不大。“是老师给了我信心,一步步把我教好,督促我们勤学苦练。”他说,“病床上的刘老师,还在关心我准备办的独立演唱会,以及去北京学习的事情,想用他的人脉帮我。”

    学院讲述

    标签:专业强人

    专业知识得到学院认可

    尽管只是兼职,但刘胜平的专业知识和教学水平同样得到了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演艺学院领导的认可,演艺学院院长刘世琪说,刘胜平带出的一批学生在参加各项音乐比赛中,表现出来很高的水平,收获了不少奖项。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