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健康养生 > 正文
  • 图解:耳屎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 时间:2014-04-21 17:25:51
  •     几乎没有人喜欢在正式场合探讨耳屎,像对付其他的分泌物一样,我们只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清理它们。然而,对很多人来说,耳屎有着非常神秘的一面。
       古时候,人们常用耳屎作为润唇膏或者治疗刺伤的药膏。实际上它的功效可不止这么点,最近有研究表明,耳屎能显示出身体内污染物累积的程度——甚至能被用于某些病症的诊断。
       下面是五条你很可能还不了解的耳屎知识:

    耳屎是怎么被排出耳朵的

    \
    外耳道示意图

       耳道内的细胞是十分独特的——它们可以迁移。 “你可以在鼓膜上放置一个小墨点,几周后再观察,会发现它有一些位移,这种位移是随着耳道内细胞的运动而实现的。”伦敦国家级皇家耳鼻喉医院的沙克尔·赛德(Shakeel Saeed)教授说道。
       如果细胞不会迁移,那么耳道这个小小的死胡同,很快就会被皮肤新陈代谢所脱落下来死细胞堆满。这种运动过程顺道会把耳屎也带出去,耳屎就是耳道内经过改造的汗腺的分泌物。像吃东西和聊天这种能带动下巴运动的行为,也能促进这一过程。
       赛德教授还指出,当我们上了年纪,耳屎的颜色也会加深。一些男性岁数大了之后,耳毛会愈发明显,有时候毛发之浓密甚至会把耳屎困在耳道里。

    耳屎有抗菌功能
       
    耳屎(耵聍,cerumen)里含有一些蜡质油,大部分是角质细胞,即皮肤死细胞。剩下的成分是一些混合物质。大概有1000到2000个腺体能分泌抗菌肽,这些靠近耳毛细胞的皮脂腺分泌的混合物包括醇、一种叫做角鲨烯的油性物质,以及胆固醇和甘油三酯。

    \
    由耳道腺体分泌的耳屎

       耳屎的产量和性别、年龄没有太大关系——但有个小研究表明,耳屎中甘油三酸酯的含量从11月到次年7月是依次下降的。
       耳屎中还含有溶菌酶——一种能破坏细菌细胞壁的抗菌酶。但另外一些研究人员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耳屎是细菌生长的绝佳温床。

    人种决定耳屎的类型
       
    费城莫奈尔化学感官中心的学者们发现,亚裔和非亚裔分泌耳屎的类型不同。位于16号染色体上的基因决定耳屎是“干”还是“湿”,其中决定湿耳屎的是显性基因。基因ABCC11的突变与干耳屎、中日韩三国国家的人的狐臭减少有关。

    \
    耳屎的性状受遗传基因影响

       美国一项研究则对东亚人和白人耳屎中的12种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浓度进行了检测。在这12种化合物中,有11种化合物在白人中含量更高,这使他们的耳屎具有气味。莫奈尔化学感官中心的凯特·普里格(Kate Prigge)说,对于耳屎气味的研究,是确认它们能否被用于疾病检测的第一步。
       莫奈尔化学感官中心研究了一种叫做槭糖尿病(maple syrup urine)的罕见遗传病,发现这种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耳屎的气味进行诊断。与基因测试相比,挖耳屎显然简单得多,也便宜得多。
       普里格博士知道她的研究听起来有多么奇怪。“如果你告诉人们你的工作是研究人的体味,他们会笑话你。但在你解释过这项研究有多么重要、能得到多么关键的信息后,大家通常也就理解了。”

    清除耳屎:抽吸比冲洗更有用
       
    凯莉·罗伯茨(Carrie Roberts)今年四十岁了,耳屎的问题困扰了她很久。她曾在社区医院用热油软化耳屎,但没有成功,这导致她现在两个耳朵都堵住了。罗伯茨太太决定寻求显微技术的帮助——用一个像小吸尘器一样的设备来清理耳道。
       相对冲洗疗法,赛德教授更推荐这种疗法。“在冲洗时,医生的视线可能会被针筒挡住。而且如果用水的话,先要将水注射到耳道里,才能把耳屎带出来。这时耳道里要是没有足够的空隙(比如被耳屎堵死了),那就不要强求。冲洗过程中导致鼓膜破裂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
    医生在显微镜的帮助下通过小真空泵吸除耳屎。

       在显微疗法的全过程中,医生都通过显微镜观察耳道的情况。凯莉觉得治疗过程“基本不疼,只是有点吵,而且非常快”。她还补充说:“这就像是牙医用工具把你口腔里的液体都吸走,但它发生在耳朵里,这太神奇了。”

    耳屎——身体毒素检测器
       
    像身体其他部位的分泌物一样,耳屎也能显示出身体里特定有毒物质的踪迹,比如重金属。然而,观察耳道这个方法有些奇怪,其结果也并不比一个简单的血液测试更可靠。
       耳屎可以反映一些罕见的代谢紊乱。最近有个值得注意的相关发现:一头蓝鲸的耳道里发现了一条24厘米长的耳屎。滤食性的鲸不像人类那样,不断代谢排出耳屎和死细胞。它们的耳屎会留存下来,像树木年轮记录旱季涝季那样记录着其一生中的事件。

    \
    那头蓝鲸的耳屎

       萨沙·约森克(Sascha Usenko)是一名环境学家,就职于德克萨斯州韦科市的贝勒大学。他和他的团队通过研究耳屎发现,那头12岁的鲸接触过多达16种包括农药在内的污染物,这些污染物含量在鲸出生的头一年达到顶峰——这说明了污染物是从母亲的子宫或乳汁中获得的。当蓝鲸性成熟,也就是到了把求偶摆在第一位的时期,其耳屎中还会呈现高浓度的皮质醇激素。

热点新闻